2008年7月23日 星期三

如果零分也可上大學


三言兩語739


  許又方 中國時報2008.07.23 摘要


今年大學錄取率將高過百分之百,這意味即使指考成績零分也能上大學。究竟我們的中等教育出了什麼問題,為何會有學生參加大學指考卻考零分(或是十八分)?以近幾年大學指定科目考試題目的難易來判斷,指考零分,或是平均每科考不到十分,都是極不可思議的,因為考生可能連最基本的九年國民教育都沒有學好,更遑論高級中學的課程了。這是否意味著我們的基礎教育愈來愈鬆散?


數學、理化等專業科目束手無策還勉強說得過去,連最基本的國文(含作文)、花了好幾年學的英文,及與自身關係密切的本國史地,都拿不到分數,就未免令人匪夷所思了。進了學校接受義務教育卻學不到任何東西,背後隱藏的層層危機,諸如教育資源的浪費、國民基本學養的逐漸低落……等,恐怕是教育單位、家長必須好好思考的問題。


畢竟有些學生就是不愛唸書,考零分似乎也是必然的。最令人困惑的在於,是什麼樣的家庭意識、社會型態教育制度「迫使」這些不愛唸書的人也必須去考大學?過去大學的確是「窄門」,每年錄取率僅有百分之二、三十,部份「不愛讀書」的學生自知根本進不了大學,很早便朝技職的體系發展,學習自己喜歡的技能,並因此在多元的社會裡找到適合的工作,尋得一個立錐之地。


可惜的是,根深柢固的「文憑觀念」一直在我們的社會裡揮之不去,很多家長都強迫自己的子女一定要受高等教育,政府在強大的民意壓力下只好廣設大學,並錯誤地讓很多技職學校轉型、升格。結果是適合不愛讀書的小孩,學習技能的高職、專科學校愈來愈稀有,迫使這些孩子只得去唸「大學」。


大學至少應是學術研究的殿堂,其任務是培養優秀的專業人才,以促進國家產業的發展,並提昇社會、經濟及文化等層面的競爭力。就社會分工的角度來看,這樣的機構自然只適合學業成績有一定表現的人參與,否則其對社會的貢獻必然無法呈顯,甚至反而會造成社會的負擔。


既然如此,設置大學的人便應當堅持一定的學術規格(在筆者看來這既是一種社會責任,也是「商業道德」),不能為了收支平衡便浮濫招收學生,這不僅損害了「大學」的尊嚴,對那些不適合讀大學、往技職領域發展較有前途的學生也是一種無情的糟蹋。(作者為東華大學中文系副教授)
 


李鈞震:


1、 九年國民義務教育,最好採學分制,科目學習不完整的人,可以重修,以保證有一定的學習品質。


2、 九年國民義務教育,最大的問題,不是學生或家長,是太多不良的老師,當媒體披露許多老師的性侵、不當體罰、言行奇怪的新聞,就知道,有太多的老師等著被汰換。但是校長都不盡責,當太平官、狗腿官。


3、 校長、老師有問題,當然是因為教育大學的教授們,大有問題。特別是教國文的教授,沒有能力要求自己與學生,都能實踐《論語》、韓愈的內容。


4、 不愛讀書的學生,適合去高職、專科?這是嚴重的「族群歧視」,台大學生,也有很多人擺爛四年;絕大多數的師範院校學生,都是打混四年,特別是花師;政治大學的傳播學院,教授與學生一起打混四年。


5、 台灣教育最大的問題,是源頭出錯,也就是大學的校長、教授們,無法厲行五育並重的身教,沒有學問可以教學生以致學生養成打混可過關的生活習慣,帶到中小學、社會各界,造成台灣出版業,一年比一年經營困難。


6、 教授不專業,如何教出專業的學生?大學為何不能像高職一樣,教出一技之長的學生?中文教授,有把握《四書》內容全部都做到?法學教授,有把握自己一定可以遵守憲法?馬英九就做不到。


7、 各層級的學校,不是招收浮濫的問題,是1教學品質浮濫、2教授生活浮濫,3校長不會教教授寫國際學術論文的問題。


8、 不愛讀書的人,也不可能好好工作;如果書雖讀不好,卻會認真工做的人,一定是老師太差,不會教,導致學生學習的障礙。
 


參考資料:


http://mypaper.pchome.com.tw/news/earthk/3/1308037670/20080614190456/


http://blog.sina.com.tw/earthk/article.php?pbgid=58722&entryid=576670


沒有留言: